1927年,毛泽东为什么要上井冈山?他当时的想法超越了很多人!

浏览:3547   发布时间: 08月27日

1927年10月,毛泽东率领起义部队在罗霄山脉中段的井冈山,开创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,点燃工农武装割据的星星之火。井冈山,这是一个雄伟但荒芜的封闭世界,毛泽东以一个农民和政治家的精明眼光选中了它。想法很简单:他的残存部队很弱小;但是敌人肯定也有弱点,如何识别这些弱点并加以利用呢?军阀不是统一的力量。他们由于互相之间的斗争,不可能在同一时间还能够对中国地方性农业经济加以控制。而且敌人的肚子是弱点。他们占领着城镇,但食物却来自农村。中国人若以食为天的话,那么共产党人就应该扎根于水稻田之中。但是,几乎跟食物同等重要的是钢。造反者必须具备自我防卫的武器。可以说,当时毛泽东的想法,绝对超越了很多人,他第一次把农民当成革命重要的组成部分。

毛泽东说中共必须在农村建立一支正规部队。党要在相当长的时间里真正成为军队。只有长期留在农村并确保完全控制农村以后,作为革命的最后一举,武装的党才可以去拔掉城市。按照我们那个时候的理解,这不是单纯的马克思主义,也说不出来到底是什么。但是,后来这成为中国——以及非洲和拉丁美洲——所理解的毛泽东主义。只是当毛泽东拿起枪杆子时,他才开始取得政治控制权。整个20世纪20年代初期,他都忙于广州和上海的组织工作,几乎没有注意过军事事务,他从没写过文章论述这个主题。他是个革命者,然而他显然从没有杀过一个人。他没有因为从1925年转向农村事务而迅速对军事产生兴趣,《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》中也没有对军事力量的分析。在1927年中期国共分裂之后,毛泽东就拿起了枪杆子。

井冈山绝不仅仅是个良好的藏身之地。在这里,在湖南以东的江西省西部山区,毛泽东建立了一个全新类型的政权。城市活动在双重意义上退至后台。毛泽东现在开始生活在农民中间,直到20多年以后,他才再次定居城市。毛泽东的首要任务是暴力。他现在成了将军。“边界的斗争,完全是军事的斗争,”他坦率地说,“党和群众不得不一齐军事化。” 五四运动在井冈山有了第一次真正的政治收获。真是件天下怪事!1919年的运动是城市的学生运动,它与孔家店斗争,并高喊反对帝国主义,它跟枪杆子和稻田有什么关系呢?英雄们应该斗争。如果说毛泽东在1923年至1926年间的官僚机构密林中丧失了杨昌济教授的普罗米修斯愿景,那么他在井冈山,于1928年间则赋予了这一愿景以血和肉。“自觉的能动性是人类的特点,”毛泽东说道,“人类在战争中强烈地表现出这样的特点。”

毛泽东的真正创新之处,在于把三个方面结合在一起:枪杆子、农民力量、马克思主义。毛泽东在其中任何一方面都不是先锋。但是,在把这三者结合成一个统一的战略方面,他是先锋。

毛泽东似乎不像个军人。他走起路来没有军人姿态;他很少注意外部仪表,或通常意义上的军纪。他拿一本书比拿一杆枪会让人看着更得体。毛泽东使枪杆子成为人道主义世界观的一种表达方式。他从来都相信一点,那就是在战争年代,人比武器更重要,这一点跟很多人想的不一样。其实,这样理解很简单:因为战争是政治的一个分支,而要取得胜利,必须先赢得人民的支持,因为人民对政治和战争都不可或缺。就是在这个地方,毛泽东提出了军队是“鱼”,而人民是“水”的比喻,让人民的重要性得到了更大体现。

在军阀时代,这是个震撼人心的看法,但也是很古老的看法。在中国,侠客总被看成是有道之士。《水浒传》中的英雄们并没有用暴力斗争取代道义的斗争(许多战争理论接受暴力和道德这一可悲的二分法),而是在战争中继续他们的道义斗争,他们在和敌人辩论!毛泽东也是这样。在五十多年中,他从未丧失与敌人辩论的热情。

主营产品:防撞设施